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游戏

复旦教授共享经济需要怎样的包容与监管

2019年03月01日 栏目:游戏

近来,我国“共享经济”的市场交易额、参与人数以及融资规模均出现令人瞩目的增长和扩张。在人们为这种新业态、市场新活力欢呼之余,质疑的声音也随之

近来,我国“共享经济”的市场交易额、参与人数以及融资规模均出现令人瞩目的增长和扩张。在人们为这种新业态、市场新活力欢呼之余,质疑的声音也随之而来。有人认为共享经济让部分实体经济雪上加霜,也有人对共享经济中的过度投资与资源浪费现象,

复旦教授共享经济需要怎样的包容与监管

以及对消费者权益损害和社会安全产生的负面影响提出警示。事实上,共享经济在国外也不断出现从放任到逐步监管的倾向,如日本的“民宿经济”。关于“共享经济”是该更加包容,还是应该加强监管,以及如何包容和监管的问题,确实值得探讨。

6月27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第十一届夏季达沃斯论坛开幕式上表示,对如电子商务、移动支付、共享单车等新产业新业态应实施包容审慎的监管方式。在几天前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他即要求政府各部门在对待共享经济这样的新业态、新模式时要有“包容审慎”的态度,并提到“如果沿用老办法管制,可能就没有今天的”。

包容与监管,其实是关于行政职能改革的话题,即政府如何在激励创新、推动经济发展的同时,又要保障社会安全。行政职能的实施过程可以简单分为“事前审批”和“事后监管”两个环节,基于事前与事后的时间与强度又可以有四种组合类型:事前审批强事后监管强的“前强后强”型,事前审批弱事后监管弱“前弱后弱”型,以及“前强后弱”和“前弱后强”型。

其中,“前强后强”型的包容性。在前后双重严格监管之下,不仅会压制企业和行为人的创新积极性,也导致行政机构肥大和制度成本巨大化,如我国计划经济时期。“前强后弱”型是事后监管宽松,这在一定程度上可以降低制度成本,但也会因为监管的虎头蛇尾而导致社会道德风险产生的几率较高。比如,一些企业在审批事前粉饰真相,一旦准入后即利用监管的宽松肆意妄为。我国当前的食品安全问题就是这种管理模式的一种反映。

第三类“前弱后弱”型的包容性,类似于是自由放任状态。这种状态下制度成本较低,市场参与者可以充分发挥其创新精神,自由竞争市场的效率及公正可以推动社会各方面达到内生均衡。然而,如果存在信息不对称问题,规制缺位会让“丛林法则”大行其道,让社会不公蔓延,进而引发社会动荡和不安。尤其需要注意的是,该类型还容易导致逆向选择问题。即当劣货和假货顺利进入市场而又得不到监管时,会严重创伤创新创造的积极性。目前国内一些电商平台就处于这样一种状态。

应该关注的是第四类“前弱后强”型,即在事前把规制放宽松,一方面可以降低制度成本,同时又可以让企业和行为人能够在不被禁止的领域(负面清单管理模式)充分发挥创意和想象力,参与到经济和社会的各类领域。而通过事后的严格监管来防治违法乱纪行为和应对风险,从而保证社会公正和市场的效率。让“包容”和“监管”既不损害创新,又能保障社会的安全,维护基本秩序。

现实中,事后监管远比事前审查要复杂得多。因此,要做到有效的事后监管,需要依赖强大的信息处理能力,而这些都以信息公开透明为前提条件。随着信息通信技术的发展,利用大数据分析法,民间组织甚至个人在专业领域的信息处理能力大大增强,这让监管分散化成为可能。这样,政府直接管控和监督一部分重要领域,而更多的部分则可以依靠市场和独立第三方机构参与实现。如此,不仅可以大幅度降低制度成本,也可以有效防止寻租和腐败现象的发生。事后监管需要把握“度”的问题。例如对非故意违反规则者处罚过当,使其失去改正的机会,也容易诱发出社会不公正感。因此,事后监管的重点在于防范和处理机制的设定,其内涵是对新事物如何科学规范与管理的问题。

无论怎样定义和称谓“共享经济”等新产业和新业态,这些供给侧的企业及平台都是属于追求自身利益化的经济主体,而非公益性质的主体。在监管制度缺失的情况下,一些逐利资本容易借共享之名过度集资而疏忽对本业务之的投资,这既容易造成资源浪费和投资泡沫、形成新的市场风险,也可能因无视企业的社会产生外部不经济的效果,从而增加社会成本负担。新业态对传统行业的破坏式冲击也容易引起既得利益团体的抵触。另外,基于共享经济的参与形式,大量非正规就业人群将面临社会保障的问题,而购买分享服务的消费者也可能面临安全和权益保护等问题。

综上所述,我国目前的行政职能方式正面临近似于“前强后强”和“前强后弱”模式向前弱后强型逐步转换的关键时期。因此,对于这些新产业、新业态在业务形式、方法和手段等方面的创新尝试,还是应给予与限度的“包容”,即放宽事前审批,激发创新意识和创业积极性,同时针对涌现的各类问题加以科学化的事后监管,这才是“包容审慎的监管”应有的内涵。(作者系复旦大学经济学院教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