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时尚

四川荣县空粮仓失火事件调查

2018-11-09 18:29:22

  四川荣县“空粮仓”失火事件调查

  11月30日中午12时45分,荣县国家粮食储备库32号仓发生火灾。这把至今无法确认缘由的无名火,历经当地消防和粮库工作人员的努力,近一小时即被控制、熄灭。

  然而,这场并没有烧毁粮食的火灾,事后却“烧”出了一个令当地更为紧张的衍生问题:成都媒体走访发现,失火的荣县国家粮食储备有限公司32号仓库,烧掉的不是粮食,而是果冻和可乐等副食产品。而这,似乎意味着,这一“国家粮仓”,竟是空仓。

  

  ·商品明显处于第五浪形态

  ·白糖基本面已经逆转

  商品走高基础待夯实

  沪锌向上空间值得期待

  基本面转势郑棉难再“牛”

  中国商品指数基金何时“出鞘”

  供应偏紧农产品价格整体上扬

  市场缺少指引纽约原糖走势震荡

  [国内期货行情][持仓分析系统]

  媒体和公众旋即质疑:国家粮库不装粮食,装起了副食产品。这不仅大有非法出租、暗中牟利之嫌,且其“高达七八成的空仓”,也给国家的战略粮食安全带来隐忧。

  《财经》的调查,以及荣县县政府及其粮管部门、四川省粮食局、中国储备粮管理总公司成都分公司(下称“中储粮成都公司”)的检查均显示,这是一起偶发的火灾事故。所谓国家的战略粮食安全隐忧也是虚惊一场。

  然而,值得关注的是公众的粮食安全焦虑,以及基层粮企的生存现实。

  “粮食国库”失火

  据《财经》了解,荣县国家粮食储备库隶属荣县国家粮食储备有限公司(下称“荣县国粮储”)。该公司是由原四川省荣县国家粮食储备库、荣县附城区粮油食品站按现代企业制度于2006年8月改制组建的国有独资企业,现有仓容7.2777万吨,仓房67幢,其中公司本部库区(即失火的荣县国家粮食储备库——注)41幢,仓容6.3827万吨,职工51人。

  几年前,荣县国粮储取得中央储备粮代储企业、省级储备粮和县级储备粮承储企业资格。

  此番失火的荣县国粮储仓库32号仓,建于1991年,仓房面积565平方米,设计仓容0.2019万吨,属空闲仓。该仓于今年2月租赁给荣县“思雨食品批发部”老板龚元培存放副食品,年租金1万元整。

  四川省粮食局、中储粮成都公司和当地县政府事后查证,火灾导致了处于库区角落的32号仓房“屋顶、墙身防潮和粮情监控系统被烧毁,直接经济损失约25万元”。但无人员伤亡,该粮库其他仓库,以及存储的中央、省和地方储备粮食也没有受到影响。

  但本月10日,荣县县政府常务副县长邹登权牵头任组长的调查组作出决定,对该粮库失火之闲置空仓负有安全监管的县国储公司经理刘荣华,和负有领导的县粮食局副局长范超予以停职,并接受纪检监察和检察机关调查。

  而这之前,四川省长蒋巨峰也对此表示了重视和关切。他批示相关部门,严格调查此事件,并开展全省粮库安全大检查。

  粮食安全无碍

  对于所谓“空仓”现象,荣县方面人士面对《财经》显得极其委屈,“空仓”的确存在,但“空仓”应该被更准确地表述为“闲置”才对。

  这些人士强调,首先要厘清的是,荣县“国家粮食储备库”并不是“国家”级别的中央直属的粮食储备仓库,它仅仅是一个取得了代储国家战略粮食资格的县级国有仓储类企业。其承担国家战略粮食储备的业务,并不是其业务的全部。

  而由于中央战略储备粮食向来由国家发改委、国家粮食局等每年共同划定指标,并由中储粮总公司分配执行到每一个有代储资格以上粮库的“惯例”,荣县国家粮食储备库总库容6.3827万吨的41间仓库出现储不满的状况,完全不取决于当地代储粮库,而在于国家的计划和调控。

  由此,该县粮库出现被闲置的“空仓”非常正常。荣县相关部门人士指出,失火的一个闲置粮仓,在之前按照当地企业化解经营困难的需要,以市场化的思路,在不影响国家储备粮质量、数量、安全的情况下,正常地出租,并不威胁到国家战略储备粮食的安全。

  12月10日,四川省粮食局办公室调研员高波向《财经》确认,根据省粮食局的调查,“包括国家储备粮在内,荣县国家粮食储备库没有(因火灾)损失一粒粮食”。

  而中储粮成都分公司仓储处处长高兴治11日也表示,经核查,该火灾没有导致荣县国家粮食储备库中国家储备粮的受损,“政策性储粮数量真实,质量完好”。同时,他还透露,拥有监控职能的中储粮,在任何一个具有代储资格的粮库,都派有“驻库监督员”,并且,分公司还按每月、每季度、半年、一年和不定期五种方式,巡查该分公司所辖四川、重庆、西藏等三地的国家储备粮食的安全。

  “空仓”之痛

  此事件中,国家粮食安全的威胁似乎是谈不上的。然而,地方粮企的生存状况,又的确显现隐忧。

  荣县县政府公开的“通报”显示,荣县国家粮食储备库取得中央储备粮代储、省级储备粮储备资格的仓容为63827吨,共41个仓库。“由于闲置仓房较多,各类储备粮补贴较少,粮食经营非常困难”,有关粮食主管官员表示,不愿多谈论有关荣县粮库的具体经营状况。

  “为弥补财力的不足,经公司总经理办公会2007年12月20日和今年7月15日两次会议研究,在不影响各级储备粮粮食安全和保留合理仓容以解决轮换所需,对‘保证政策性粮食的接纳以外的仓,在保障安全,明确(承租方负责安全和管理,出租方负责监督和检查),不允许存储有毒有害和易燃易爆物资’的前提下,公开对外出租,共出租闲置仓房4个。”

  饶是如此,据《财经》调查,该粮库出租的每个大到500余平方米的闲置仓库,其年租金也仅约万元,每天租金不足30元。而该粮库的工人、门卫等均表示,其月工资仅600元多一点,在当地工薪族中,属于下等水平。

  《财经》从“荣县府发〔2007〕47号”文件《荣县人民政府关于建立县级粮食储备的通知》中则发现,“县财政局按照县政府确定的县级储备粮规模,按季将县级储备粮利息按农业发展银行四川省分行规定的当期贷款利率、保管费用按原粮0.07元/公斤·年直接拨付到承储企业,轮换费用补贴按原粮0.10元/公斤(每两年轮换一次)”。

  这意味着,有关基层粮储企业储备政策性粮食的财政补贴等获益,在四川,大约在120元/吨·年。一个数据显示,此前此番失火的荣县粮库储有政策性粮食等约3万余吨,为其总仓容63827吨的一半。

  据之前成都媒体报道,自贡市粮食局李局长曾称该粮库“七八成空仓”,当地官员向《财经》表示,“没有那么高的比例,大约一半”,其认为这非但不能说明仓库闲置有何不妥,相反还揭示了“靠粮食储存指标吃饭”的基层粮储企业的经营窘境。

  基层粮企向何处去?

  来自四川省遂宁市粮食局局长蒋晓华的一篇论文显示,改革开放30年、历经五个阶段的中国粮食流通体制改革,在2004年前,全国粮食系统国有粮食企业因执行不同时期国家制定的定购价、保护价等收购政策,而形成的财务挂账高达5000亿元。其中,遂宁市1992年以前的“老财务挂账”即为1.92亿元;之后至1998年5月底,形成3.67亿的新增财务挂账;1998年6月1日至2004年6月30日,粮食财务“新新挂账”高达4.19亿元。

  而四川省粮食局政策法规处副处长黄玖辉在一期的《粮食问题研究》中,撰文回顾四川粮改30年时也表示,四川省粮食系统在取得30年保证全省粮食供应、提高粮食调控能力、实施了“川粮优化工程”等一系列成就的同时,妥善处理了“老粮”、“老人”和“老账”“三老”问题:“到2006年底,(全省)购销企业总资产由挂账前的264.3亿元,调减为挂账剥离后的130.6亿元,总债务由挂账前的279.4亿元,下降到100.7亿元,资产负债率由挂账前的105%,下降到77%,所有者权益由挂账前的——18.8亿元,增加到29.9亿元。”

  而黄玖辉的文章也披露,到2006年底,四川全省粮食购销企业由1998年初的1301家改组为672家。但这600余家“加快了经营机制转换”的全省国有粮食企业,从2002年统算亏损2.7亿元到2003年扭亏为盈,以及“到2007年全省国有粮食企业连续五年盈利”,其累计总盈利也不过区区1.3亿元。

  粮食储备本身并不是一个增值的过程。相反,由于新粮变老粮,反倒成为粮食流通中一个持续贬值的过程。如果再考虑到粮库收购储备管理、设施设备维护等一系列成本,亏损将是肯定的。

  然而,根据2001年中国加入WTO时的承诺,中国将从2009年开始放开粮食购销市场,允许外资进入——一方面是2004年以来的中国新一轮粮食流通体制改革,给部分基层粮企带来了活力,但另一方面,一些仍然沿袭“购粮靠贷款,吃饭靠补贴”、市场竞争手段欠缺的粮企,在新的竞争形态即将形成的时候,却仍然面临多重经营危机。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