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故事

冰心长子起诉前妻及儿子索房产奸情被儿子曝

2018-10-28 12:08:44

冰心长子起诉前妻及儿子索房产 奸情被儿子曝光

冰心长子吴平将前妻陈凌霞和儿子吴山告上法庭,要求对方腾出位于石景山区的一套住房。昨天,该案在石景山法院开庭。见有法制晚报旁听,吴平一方以案件涉及隐私为由当庭提出不公开审理申请,法官宣布需合议此事,随即休庭。

今天上午,联系吴山,继续进行采访。

昨日庭审

冰心之孙坚决不肯为父腾房

吴平诉称,2012年5月15日,一中院终审判决他和陈凌霞离婚,位于石景山的一套房屋归他所有。

但这套房自2005年他和陈凌霞分居至今,一直被陈凌霞占有。为防止吴平入住,陈凌霞还换了防盗门。

他表示,因陈凌霞拒绝还房,自己如今居无定所,只能租房住,故起诉到法院。

昨天下午,吴山和律师来到法庭,其母陈凌霞未到庭。而对面的原告席上,只有代理律师一人。

2点半,庭审开始。得知坐在旁听席上的是后,吴平的代理律师向法院申请不公开审理。

该律师称:“从法律层面讲,该案涉及隐私。”

“我就纳闷了,这个案子有啥隐私啊,不就是一套房子的归属吗,我坚决要求公开审理!”吴山大声反驳。

“不合法的,就谈不上隐私!”吴山说。

见原被告双方争吵起来,法官连忙“叫停”。

之后,法官询问双方是否同意调解。“看对方的态度!”吴山说。

“我们同意调解,但前提是被告必须先腾退房屋,腾退后再商量调解。”吴平的律师说。

“如果说要想调解就必须腾房,我坚决不同意。房子我确实一直在住,也不想腾退,至于为什么,我这里有很多证据。”吴山表明了立场。

随后法官宣布庭审结束,表示合议庭将对该案是否涉及隐私、能否公开审理进行合议,另行通知下次开庭时间。整个庭审时间不到10分钟。[1][2]下一页深入采访

冰心儿媳称曾当场捉奸

“石景山的房子是他口头答应给我们的!”一直拒绝接受媒体采访的吴山,破天荒地向道起了家事。

吴山说,“他说自己居无定所,实际上,他和我母亲离婚分家后,把所有的财产都拿走了,而且就在我们家附近几百米的地方买了新房。”

三口人的矛盾,缘自一起“出轨事件”。

据吴山称,1997年的时候,吴山的母亲陈凌霞去澳大利亚照顾生产的女儿。其间,吴平和一个比自己小40岁的浙江女人发生了婚外情,那个女人,不少小区邻居都见过。

他说,后来母亲回国,意外发现“奸情”。

陈凌霞接受中新社采访时,讲述过事情经过:“他对家里极端地不负责,什么钱也不(往家里)拿,拿着这些钱在外边养女人,而且这个女人还是有丈夫的。”

“我逮着他的时候,他把那女的藏凉台了,我过凉台去揪那女的,他一下就把我按到床上,就让她快跑,说你快跑你快跑,那女的衣服都没来得及穿,穿了我女儿给她爸买的一件棉睡袍,披着就跑了,第二天把那棉睡袍才拿回来。”

吴山也发现了父亲和那个年轻女子的合影和对方寄给父亲的信,抬头写着“亲爱的平”。

吴山说,父亲曾写过保证书,保证再不见那名女子。陈凌霞说,自己也和吴平谈过:“她一个外地人,小你40多岁,想想吧,图你什么啊。”后来,吴平不再回家。

陈凌霞既没去丈夫的单位闹,也没声张。“我想他那么大岁数,也没有生活能力,有一天不还得回家么?”

她说,离婚是吴平提的,自己和他结婚几十年,不愿离婚。这几年,除了在吴平大妹去世时他接过自己,其他时候永远关机。

冰心之孙称父亲曾忏悔并承诺给房

“我发现这件事后,他忏悔,口头承诺把石景山的房子给我和母亲。”吴山说,自2005年起,房子实际上是自己在住。

“他们夫妻名下共有的3套房产,其中两套判决给了母亲,吴平名下的房产就是石景山这套房子。”吴山说。

“我不在乎财产。”陈凌霞说,家里的钱其实一直由吴平掌管,之前为买房存的几十万元也被吴平拿走了。

至于吴平继承了冰心多少遗产,她不清楚。

陈凌霞反复强调,吴平其实本性很好,她怨的只是那名年轻的第三者。她很担心,吴平已经八十多岁了,万一得不到很好的照顾该怎么办。

冰心之子说法

目前一人居住不希望外人打扰

欲采访吴平,其代理人表示,吴平不愿意接受媒体采访,并且他年岁大了,目前一个人居住,不希望外人打扰。

随后,法制晚报多次拨打吴平,但均无法接通。

据此前媒体报道,针对其子的做法,吴平曾表示没教育好孩子,他内心深感愧疚,儿子吴山此前到冰心墓前用油漆写字的行为,让所有热爱冰心的人感到痛心,他觉得对不起社会,对不起母亲。

原标题:冰心长子起诉前妻及儿子索房产奸情被儿子曝光

原文链接:

稿源:中国青年

作者:

前一页[1][2]

棋牌游戏开发
上园
东晖龙悦湾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